一季南风

腐女一只,伞修双花瓶邪本命

【斑夏】陌瑾

深更半夜来一发
文笔不好见谅,我只想着一个温暖的爱情故事,ooc欢迎指出,请轻喷。






chapter. 1

外面的雨暧昧的缠在一起,从窗边蜿蜒的流下,雨砸在地上,密集而隐约的雨声伴随着台上老师毫无波澜起伏的声音,简直是诱人入睡的甜美催眠曲。老师声音忽远忽近,在脑海中像只调皮的精灵在树林中忽隐忽现。夏目微闭着眼,手撑着头,迷迷糊糊的看着讲台,眼睛里突然出现陌生的画面。

“梓,我回来了。”带着精致面具的女孩推开屋门,却发现里面没有任何人在。
“梓,你在吗?”女孩放下手中的菜篮,走向后院。她掀开深蓝色的帘子,看见了梓。
梓穿着棕色的麻布衣,蹲在田里。田里种着娇嫩的桔梗花,梓正拿着水壶,全神贯注的浇水。她微笑着,轻快的哼着歌。
“梓……梓!”女孩走到她身后,无奈的叫着梓的名字。
梓被吓了一跳,噘着嘴,朝女孩抱怨:“桔梗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,我都被你吓着了。”
“喂……我有叫你啊,到底是谁满心满眼里都是花,连眼神都不给我一个啊,居然还怪我。”桔梗无奈地说。
“噗……哈哈哈我只是开玩笑的,桔梗你是居然连花的醋都吃啊,哈哈哈……”梓眉目带笑,清秀的脸在阳光下更显柔和,眼中是柔柔的戏谑。
“你……你这个人……谁吃醋了!!!”梓有点恼羞成怒,耳根红了。
“哈哈哈……”梓笑声不断。
两人沐浴在阳光下,周围是青葱的树木,桔梗花盛放着,仿佛一幅宁静缱绻的画卷。


“夏目……夏目贵志!”老师的吼叫惊醒了夏目,“我刚才讲到哪里了!”
夏目苦恼的看着书本,他身后的班长踢了他一脚,示意他是文章的第四段。
“额,嗯……文章的第四段,美杜莎的眼睛那里。”夏目微红着脸,尴尬的回答。
“这次就算了,下次不准走神。”老师瞥了夏目一眼,让夏目坐下,继续讲课。
下课后,西村和北本找夏目聊天。
“夏目,老实交代,你昨晚干了些什么坏事,连他的课都赶睡。”西村坏笑着问,“啊!干嘛打我!”西村回头怒视北本。
北本不理西村,目光担忧的看着夏目,“昨晚没睡好吗?”
“我没事,谢谢。”夏目轻笑着。
“诶,你们说,会不会真的有美杜莎存在啊?”西村好奇地问道。
“谁知道呢,不过我可不希望真的存在,太可怕了吧美杜莎。对吧,夏目君?”班长嫌弃的瞥了西村一眼。
夏目没说话,只是看着班长与西村争吵。

放学后,斑在路口等着夏目。夏目抱起斑,缓缓走着。
“老师知道美杜莎吗?”夏目沉默了一会,开口问道。
斑故意做出高傲的样子,搭配上滑稽的脸,简直让人发笑。“本大爷当然知道,怎么,你小子想请教?那就去买七迁屋的馒头来孝敬我吧。”
“那还是算了吧,我去问别人。”夏目故意叹口气,做出一副遗憾的样子。
斑悄悄望了夏目两眼,发现他们已经快走到七迁屋了,夏目却不准备停下来。心中挣扎了两秒,还是开口了,“哼,这次是我发善心了,记得买馒头。美杜莎在传说中是一个蛇妖,她的眼睛有一种魔力,当人直视她的眼睛,那个人就会变成石头。据说美杜莎十分美丽,是雅典娜神庙的一位女祭司,波塞冬觊觎她的美貌,在雅典娜的庙里奸污了她。雅典娜对美杜莎的不贞十分愤怒,便对她下了诅咒,将她的头发变成了蛇状,并且诅咒所有看见美杜莎眼睛的人都将变为石头。不过似乎美杜莎是波塞冬的女儿,和雅典娜还是姐妹呢,鬼才知道这么久远的事。也就本大爷我神通广大才知道。”
夏目有些想笑,但也没点破斑把自己说成是鬼。“这样啊……可是为什么雅典娜不惩罚波塞冬呢,明明罪魁祸首是他啊……”
“……谁知道呢。啊啊啊,七迁屋!!夏目,出发!馒头!馒头!”斑迅猛的跳出夏目的怀种,拖着肥胖的身躯,迈着小短腿,急速奔跑着。“夏目,快过来啊!”斑嚎叫着。
“是是……”夏目无奈的答应,向七迁屋走去,“老师,只能买三个哦……”
夏目尚未经历变声期的声音柔和而清澈,被夕阳的晚风吹散在空中,飘向远方。

【斑夏】陌瑾

潜水小透明的第一次发文,欢迎指出BUG和不足之处【鞠躬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陌瑾

第一章   桔梗

chapter 0

    淅淅沥沥的雨从广阔的天空倾泻而下,形成一道道水帘,把所有的景色都完美遮盖,只剩模模糊糊的轮廓。

她气喘吁吁的在郊外跑动,穿着古时的和服,宽大的衣袖和精致的面具上充斥着猩红的鲜血,艳丽的就像贵族们象征权势的华丽王冠上鲜艳的红宝石,用鲜血一遍一遍浇灌直至殷红的光彩炫丽的红宝石,刺的人眼睛发疼。

她的后面脚步声杂乱而声势浩大,那些人目光凶狠,眼冒绿光,如同看见的是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或者是,深渊中的蜘蛛丝,脆弱却讽刺的让人充满希望,希冀有一天能借助于它爬出贫穷的深渊,于是,杀戮的盛宴缓缓拉开帷幕。

她急速的奔跑着,在重重水幕中看见一间木屋。她不想拖累他人,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。大脑犹如撕裂般的痛,仿佛快要炸开;腿脚的知觉已经弃她而去,意识渐渐模糊,只是凭着本能的移动。心脏在地狱的烈火中燃烧,囚禁着魔鬼的牢笼摇摇欲坠,魔鬼嘶哑诡异的声音在耳边悄然响起,就像在伊甸园中诱惑夏娃的毒蛇:“打开吧,打开吧,做你自己,将世间所有轻蔑你,畏惧你的人都残杀尽吧……”

她苦苦压抑着内心深处的躁动,忽视在耳边炸然响起的声音,猩甜的血液从喉中涌上,她痛苦的咽下,却让那个声音更加兴奋。

“杀吧,杀吧,释放出自己,让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殆尽吧……”魔鬼嘶哑而高亢的声音渐渐占据她的大脑,面具下的眼睛开始发红。

狂风呼啸而过,树叶哗哗做响,粗大的树木也开始摇摆不定,细小脆弱的叶子拼命的拽住枝干,却只是做着无用功。灌木丛因沾了雨,在昏暗的光线和厚雾中,犹如魑魅魍魉般鬼魅妖异,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恐惧凶狠的禁锢心脏。

身后的村民因为浓雾而失去前进的方向,嘴里咒骂着恶劣的天气,凭着直觉寻找她。却不知已经被她远远的甩在身后。

她跑到木屋门前,用力的敲打大门。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:“吃了她吧,吃了她吧,我已经闻到食物的甜美气味,吃了她,你就能恢复体力了,就不用害怕后面的那群垃圾了……”

她用力地攥紧手掌,修长的指甲刺破掌心,鲜血顺着白皙的手掌缓缓流下,抵抗着来自地狱的诱惑。

“吱呀”一声,大门打开,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子探出头来。那位女子看见鲜血淋漓的她,惊叫一声,快速的把她扶进屋里。女子温柔担忧的目光清晰的呈现在她的面前,她心底的狂吼忽然奇迹般的低了下去,她紧绷的神经也轻微的放松了。

“救我……”求生的本能促使她向女子求救,虚弱的声音就像飘悬在空中的落叶,“救救我……”

女子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心,心疼而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,在看见女子点头后,松了一口气,昏迷过去。在意识的最后,看见的是女子清秀温柔的脸庞。